卖书也卖人生哲学
2020-06-20

本文原始出处:1989年11月号《远见杂誌》;撰文者:温曼英
这是吴清友先生创立诚品书店后,首度接受媒体採访

「你的书店会赚钱吗?」自从今年三月在北市租金高昂的仁爱路四段圆环边,开设了以人文、艺术为主的诚品书店,三十九岁的企业家吴清友便经常被朋友这样质疑。

吴清友创办引进医院、饭店内餐饮、洗衣房硬体设备的诚建公司届满十五年。如今员工扩张六十倍,市场占有率超过七0%,诚建又垂直延伸,增设太豪、台耀两团队公司。

从整体的发展状况看来,这位企业舵手的经营管理能力,应无庸置疑。然而,和其他创业者的企图心明显不同的是,工专机械科毕业的吴清友,已十分不以问题里的「赚钱」二字为然。

不一样的企图心

「很多人还是用赚钱的商业眼光看我开书店这件事,这跟我经营的原本动机不符。」自小在台南乡下长大的吴清友神情肃穆地说。

占地两百余坪、位处东区商业要津的诚品书店和画廊,虽身置市井尘嚣,开幕半年多来,的确以祥和、宁静的人文气氛,吸引了不少品味相近的读书人,也使吴清友的经营动机跃然可寻。

原木地板、开放式木质书架、细籐坐椅、怡神的古典音乐、翠绿的盆栽、吐放幽香的野姜花,携手共同组成「诚品」陈列知识宝库的环境。分门别类的建筑、美术、音乐、文学、摄影等图书期刊,无形中筛选了顾客的旨趣。书店对门的画廊,则定期展出海内外中国人的各种艺术创作。

几个月前,一位美术工作者第一次推开「诚品」大门,耳目一新之余,忙不迭地推介给同事、亲友。「週末假日,我可以丰丰富富地在这里待上一整天,感觉真是享受。」他津津乐道。但有心人拍指一算,难免要为诚品书店和画廊的命运担忧。

近三年来风行台湾的金钱游戏,推高了股价、房价,一些不胜负荷水涨船高经营成本的大店面,纷纷退居巷衙,甚至偃旗息鼓。其中利润有限的书店,可能就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成功后的空虚

在缺乏比较利益的劣势下,为什幺吴清友仍然选择把租来的空间派做人文、艺术的用场?这必须回溯到他的心路历程。

本身学工的吴清友离开学校后,一直在经济活动的领域里奋力打拚。他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部投入工作。三十一岁那年,公司的营业额已达上亿台币,他家成业立,还拥有一栋四十多坪的房子,表面看来,正一步步向成功迈进。 然而,他自觉遭遇瓶颈,内心空虚,并有一连串的问题不断责难他。

「吴清友,你就是这样的过一生吗?就算到五、六十岁有百万、千万、十亿、百亿……你会满足吗?这是你真正想要的吗?……」

他四处求教,逐渐了解自己长期陷于追求公司高成长的紧张生活中,因文化艺术层面的疏离而使精神倍觉匮乏。他开始匀出时间看思想方面的书籍,并接触跟生活相关的艺术,如建筑、绘画等等。这其间给他造成相当冲击的,一是某些涉及人文关怀的理念,一是经营者常用的「零基预算法实务」。

他举设计日本帝国酒店的名建筑师莱特(Frank Lloyd Wright)为例。这位建筑师认为,业主对建筑物不过拥有其现在的所有权,基地的环境却是天长地久的,业主不见得有资格、有权力破坏自然。因此,他做设计时首先考虑的,往往是如何保全基地的现有环境。这种深远、开阔的关怀层面,使吴清友确信:生命的重点绝不该在你争我夺,有太多领域值得人们去参与、学习。

难以忍受别人不进步

而「零基预算」正可以作为一个人在生命历程中参与、学习成果的指标。吴清友经常用「把一切先归零」的减法,探究人、事的真正价值。他试图寻求:假使不纯粹从事经济活动、赤裸裸的面对自己时,什幺是最有意义、最感兴趣的?如果拿掉有形的物质财富,自己还能誊下什幺,具备那些美德?

这种语关生活价值,不断求新、求变,诚恳对应生命的态度,使他在朋友眼中,表达出浓厚的道德倾向。「他总喜欢谈做人的问题,口口声声仁义道德,就像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一位和他接近的艺术界人士说。

就和他一起创业的员工看来,吴清友的确是一个「喜欢教人、难以忍受别人不进步」的严师。在他的薰陶下,「诚建」有着十分凸显的企业文化--不投机取巧,人际往来坦诚协调,财务透明、公开。

他常爱标榜好的理念。例如,经济不景气时,鼓励同仁相互关怀,给彼此较好的精神待遇,因为好的精神待遇比金钱更能给人幸福感。不少「诚建」的资深主管做事的态度、说话的口气都愈来愈像他。他们也了解,这个老闆在「个性严肃、脾气急躁、批评时不太给人留余地」的外表下,有一副执着的心肠。

「他拖着我们跑。我们观察到他的进步,就儘量赶上。」在「诚建」十年的专案部协理陈惠仁不讳言。

经历生死拔河之后

吴清友的进步,已逐渐脱离了由数字、报表上显现的商界轨迹。设计兄弟饭店的建筑师陈昭武和他因工作而结识,据他旁观:「很多成功的企业家盲目于现象界的东西,少有精神、习惯和余力思考人生究竟是怎幺回事。而年纪轻轻的吴清友,至少已走在一条思考、反省的道路上了。」

身高一八八公分的吴清友年纪虽轻,因先天性心脏扩大,去年底经历了一场生死线上的拔河。这场生死之争使他能够更深刻的从人文的角度,体悟到人与自我、人与群体以及人与大自然环境之间的关係。他开始更有心地推销「关怀与互爱」理念。

「不要以为你跟计程车司机、医生……没有关係,有一天发生意外,不管你多有财富、权力、名望,少了他们,你就什幺都没有了,」他感触良深地说。

而他同时相信,关怀与互爱的人文素养,是解决台湾现今诸多怪现象的有效之途。虽然社会风气江河日下,在同侪中,吴清友一向旗帜鲜明地举着「乐观、积极」的大纛。

「台湾还能再承担多少年人心或大自然环境的污染?」他一方面悲观的问,但转瞬间便乐观地答:「每一个问题一定有可以解决的好办法,只是自己的智慧未及,因此更要努力,绝不能逃避、放弃。」

对于诚品书店到底能够支撑几年的质疑,吴清友的态度依旧维持一贯的乐观,甚至在敦南店开幕半年后,又再开了一家包括家具及建筑、设计专业书刊在内的中山店。

满足数年后观光客需求

事实上,他的经营策略或许能给「诚品」提供相当的保证。除了符合本身兴趣的书店、画廊外,「诚品」的一楼空间,销售的是昂贵的英国磁器、进口寝具和一家法式餐厅。二楼则代理大英博物馆、法国造币局等世界性艺术精品。吴清友预估,在国际化的大势所趋下,三、五年后,这样的卖场将能满足欧、美观光客的需求。

「就算我们赔了这笔帐,从整个社会角度看,精神生活的层次应该有所提升才对。」他说。

诚品书店的範例,是否真能为提升台湾的人文素养下一注脚呢?

一位对吴清友期望甚殷的建筑师表示,这十几年来,台湾社会的实质环境和心灵空间早已邋遢成习,「诚品」一、二楼的精緻与价昂成正比,如果能够展现出一个事实,让中产阶级以下的人也深刻体会到,改善生活品质跟有钱与否没有必然关係,更重要的是能力的培养与心灵的通悟,那幺「诚品」就具有更宏远广大的社会意义了。

卖书也卖人生哲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