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物发展 >吴欣怡: 麻风病院历史不应被遗忘 木蔻山应申负面文化遗产 >

吴欣怡: 麻风病院历史不应被遗忘 木蔻山应申负面文化遗产
2020-06-25

吴欣怡: 麻风病院历史不应被遗忘 木蔻山应申负面文化遗产

为了避免木寇山的麻风病院历史渐渐被世人遗忘,学者希望能将之申请为负面文化遗产,以保护木寇山的社会文史资源。

木蔻山历史研究计划研究员吴欣怡认为,这个约有百年历史的木寇山麻风病院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历史与记忆,具有普世价值而应当加以保留,并倡议向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组织申请为负面文化遗产。

她解释,负面文化遗产是指曾经发生重大冲突、灾难或者创伤,具有历史教训意义的场所;而这类遗产的保存目的,是为了提醒人类曾经因为狭隘与偏执思想所犯下的负面行为,这些行为往往与因种族、宗教、疾病、战乱造成的事件有关,而不要重蹈覆辙。

“曾经作为隔离传染疾病与罪犯和安置被边缘化社群的木寇山虽然承载一段黑暗的过去,但不代表公众尤其是槟城人就应该遗忘这段历史,反之应反思如何保护这一段极为珍贵的历史价值。”

吴欣怡是于周二下午在游乐园咖啡馆发布木蔻山历史研究计划初步成果时,发表上述谈话,而随同出席的也包括了该计划执行长兼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建筑系讲师林永隆。

林永隆指妈祖庙事件 已破坏木蔻山古迹

林永隆也认为较早发生的妈祖庙事件或多或少已破坏木寇山麻风病院的古迹。

他表示,在最后一次也就是去年10月登上木寇山时就看见了妈祖庙的存在,而有关庙宇的装修已经破坏原有的古迹庙貌。

他也遗憾,乔治市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却没有将木蔻山纳入保护范围;同时反映出本地古迹保护者有可能对负面文化遗产仍缺乏足够的认识与保护意识。

513期间成扣留政治犯集中营

吴欣怡指出,英国殖民者早在19世纪末就建议将木寇山发展为一个重要的海军基地和兵工厂,但有关计划却告吹。

她表示,虽然无法成为大英帝国的重要军事基地,但从殖民地到马来西亚成立,木蔻山陆续成为海峡殖民地的主要麻风病收容中心(1868年),隔离早期移民的检疫站(1875年)和肺结核病患隔离中心(1950年代)她说,其中在上世纪30年代期间更是一个高峰期,在当地被隔离的麻风病患者更是高达1500人左右,形成另一层意义的小社区。

“在马来亚紧急状态和5‧13期间,该地更是成为扣留了所谓的叛乱者和政治犯;而在,该地也变成了囚禁重刑犯的隔离场所。”

“直到2000年,当局提呈了一个渡假村发展计划,并于2004年完成。”

盼和卡劳帕帕齐申遗

已去木寇山考察4次的林永隆在被询及接下去有什幺行动时,他期望自己与团队能在槟城进行各项有关木寇山历史的讲座,也会尝试要求州政府向联合国提出申遗。

他表示,一旦报告在3个月后出炉,团队将会交予乔治市世遗机构,并讨论进一步的方式。

团队人手不足

“目前团队只有4人,人手稍微不足,但我们会尽力去推动有关申遗的议程,如果卡劳帕帕(Kalaupapa)能和我们一起申遗,会更好。”

针对岛上渡假村是否会破坏历史古迹时,林永隆反而给予正面的看法,认为渡假村能在另一个形式上保护历史古迹。

“虽然部分麻风病院已经处于半倒塌的状况,但我们不需要大兴工程去装修,反之是需要给予适当的照顾。”

林永隆:充满负面与黑暗 木蔻山历史文化无价

长期以城市发展的角度来研究马来西亚麻风病院历史的林永隆则认为,木蔻山的历史文化是无价,但却也是最为脆弱。

他将木寇山与世界其他着名的负面文化遗产场域,如贩监禁良心犯的南非罗本岛(Robben Island)、台湾绿岛、隔离麻风病人如美国夏威夷的卡劳帕帕(Kalaupapa)等比较,认为前者在历史、古迹等方面更具与众不同。

“一个地方从麻风病收容中心、检疫站、肺结核隔离中心到重刑罪犯扣留所,已赋予这地方别有一层的意义,虽然是负面与黑暗,但却不能因此被抛弃和遗忘。”

“惟有承认过去,才能保存这一块珍贵的记忆。”

“一个城市应该要有负面文化遗产与记忆,虽然会唤起伤痛,但这记忆才能将完整拼凑一个城市的面貌与历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