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中的致癌物「丙烯醯胺」到底是什幺?
2020-06-25

美国加州法院最近判决,在加州贩卖的咖啡製品上需要标示「丙烯醯胺」这个致癌物。在了解咖啡与丙烯醯胺之前,先来看看什幺是丙烯醯胺、摄取到这个物质会怎样。

丙烯醯胺小档案

丙烯醯胺是梅纳反应的产物,由于受到食品的酸硷度、水活性、食物组成等因子影响,大致上在是摄氏120度以上会产生,是一种在食品中很常见的「毒素」,从洋芋片、薯条至烤麵包等含有丙烯醯胺。

在1994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就确立了丙烯醯胺在动物实验的致癌性,因此世界卫生组织虽将丙烯醯胺归类在2A级致癌物:

然而,有些学者认为丙烯醯胺是否为人体的致癌物,还需要进一步的确立。除此之外,丙烯醯胺也对神经也具有毒性,会影响认知行为与记忆等生理功能。

但也因为极为常见,在日常饮食中我们又常摄取到这样的致癌物,所以食物中的丙烯醯胺含量一直是个热门话题,从前年的黑糖事件(连结)、去年的烤土司新闻(连结)至今年的咖啡,都是聚焦在丙烯醯胺。

丙烯醯胺怎幺生成的?

虽然以梅纳反应能概述丙烯醯胺的生成,但实际上丙烯醯胺的生成路径非常多,

而这也会影响食品业者,利用哪些方式能够减少丙烯醯胺的生成,而路径整理如下:

「还原糖」+「天门冬醯胺」:这是最常见的来源,食物中的还原糖,如:葡萄糖、果糖,在加热烹煮过程中会与天门冬醯胺(asparagine)形成丙烯醯胺,因此有基改技术将马铃薯的天门冬醯胺含量减少,就能大幅降低炸薯条和洋芋片中丙烯醯胺的生成。咖啡中的致癌物「丙烯醯胺」到底是什幺? 咖啡中的致癌物「丙烯醯胺」到底是什幺? 咖啡中的致癌物「丙烯醯胺」到底是什幺?

由这些生成条件而言,含有糖(还原糖或蔗糖)、油脂、蛋白质等,再加上120度的温度,丙烯醯胺就可能产生,这也代表丙烯醯胺是日常生活中非常容易接触的物质。

日常生活中丙烯醯胺的来源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的报告,曾调查了各族群丙烯醯胺的主要来源(连结):

    成年人:烤炸马铃薯製品(49%)、咖啡(34%)、麵包(23%)。孩童与青春期:烤炸马铃薯製品(51%,不含洋芋片)、早餐穀片与麵包等穀物和马铃薯相关产品(25%)、穀类加工婴儿食品(14%,学步幼童)、蛋糕与油酥製品(~15%,儿童与青春期)、洋芋片与零食(11%)。婴儿:非穀类的婴儿食品(60%)、马铃薯製品(48%)与穀类婴儿食品

虽然调查结果是以马铃薯相关製品为主,但这也要考虑马铃薯品种与烹调方式,并不能以一概之。但台湾人并不以马铃薯製品作为主食,所以马铃薯不一定是台湾人丙烯醯胺的主要来源。

2013年时卫福部食药署曾做过市售食品的丙烯醯胺调查,含量较高的有洋芋片,每百公克的平均含量为114.6μg,薯条为28.4μg、薯饼为55.4μg,黑糖则为84.7μg。

咖啡中的致癌物「丙烯醯胺」到底是什幺?

比起这些零食类食品,日常生活中比较容易忽略的反而是炒蔬菜。参照与台湾饮食更为相近的香港,香港食品安全中心调查过丙烯醯胺的来源,结果有52.4%来自于蔬菜与蔬菜製品。

香港食品安全中心分析了好几款的蔬菜,8种「生吃」、「水煮」与「蒸」的蔬菜并无法检测到丙烯醯胺,不过因为炒菜可以满足「还原糖」、「天门冬醯胺」与「温度」,所以在许多炒菜样本中可以验出丙烯醯胺。

有趣的是,在餐厅採样的结果却发现,相同菜色的丙烯醯胺含量少了许多,结果发现是餐厅的青菜在炒之前会先汆烫约1分钟,就可以减少后续炒菜时间,相对就能减少丙烯醯胺的生成。

咖啡中的致癌物「丙烯醯胺」到底是什幺?

欧洲食品安全局的文献中指出,由于每个具有基因毒性的物质,都可能破坏DNA和导致癌症问题,所以欧洲食品安全局的科学家,认为无法设定食物中的丙烯醯胺摄取上限量。加州政府曾在2011年制定了每人每天每公斤的摄取上限为140微克,也有从动物实验推测而得的2.6微克,所以目前尚未有公认的丙烯醯胺摄取上限值。

以香港的调查,每日约摄取0.21微克(每公斤体重),而台大叶安义老师在先前的受访中表示(连结),在台湾小孩的摄取量高于大人,而最大的样本数约为每天每人摄取1.3微克,都低于目前有的限值。

最后,简单分析一下咖啡的丙烯醯胺问题,咖啡的品种、烘焙方式、保存等等都会影响丙烯醯胺的含量,而研究分析了现磨咖啡、即溶咖啡的丙烯醯胺含量,一杯160ml的咖啡分别含有0.45与0.93微克的丙烯醯胺(连结),比起洋芋片与炸薯条,或者是炒青菜的含量,我都认为不是个危急的数字,所以并不需要特别担忧。

虽然丙烯醯胺尚未制定摄取上限量,但专家学者依然认为这类物质摄取越少越好,目前卫福部有制定了一本「降低食品中丙烯醯胺含量 加工参考手册」,可以让食品加工业者有所依循,让我们暴露的机会更加减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