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物发展 >村里穷小子结婚,只摆五桌却来了一百多人,看到账单时,他泪流满 >

村里穷小子结婚,只摆五桌却来了一百多人,看到账单时,他泪流满
2020-07-17

01

阿名离开梨桑村的时候还不大,他父母在外打工,阿名也从小跟着父母在外面。

虽然回去得少,但阿名是很喜欢梨桑村的。他有些模糊的记忆里,还记得他儿时端着大瓷碗,挨家挨户吃饭的场景。

炊烟起,犬长吠;牧民归,童子追。阿名经常在梦里梦见这样的场景,梨桑村又叫梨湾,因梨树和桑树多以及弯绕地形得俩名。

他每当想到此,便感慨说:梨桑村啊,变了,回不去了!我的儿时啊,也回不去了!

阿名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三十二岁,还没有结婚。他的父亲前几年过世,挣的钱都用来给父亲治了病。他没有买房子,家里条件又不好,婚姻也一拖再拖。

阿名后来很少回梨桑村了,他说:一大把年纪了没结婚,又还是个穷小子,怕大家笑话他!

母亲在一旁不言语,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赶紧结婚成家,梨桑村里和他一般大的孩子,现在啊,孩子都已经国小好多年了。

三十三岁那年,也就是去年,阿名终于结婚了。那个姑娘小他5岁,家里隔得也不算远,阿名的母亲再满意不过,对这个儿媳妇千好万好。

阿名结婚的时候还是回了梨桑村办酒席。

村里穷小子结婚,只摆五桌却来了一百多人,看到账单时,他泪流满

02

不过最后没有选在村里办,而是在附近镇上找了一家酒楼,规模不大,但胜在清凈雅緻。最重要的是老闆也是梨桑村的人,大了阿名几岁。

母亲说:算起来,咱们和阿太家还有点亲戚关係,照顾他家生意也是好的。阿太就是酒楼的老闆。

阿名和母亲大概数了一下人数,一共订了五桌。

这些年虽然他们回家少,但村里谁家有事,他们都还是託人带了礼钱去的。母亲把他们去的人家都算了一下,觉得五桌应该还多了。

却没料到,结婚当天来的人让他们措手不及,太多了,足足一百多人,看这情况,五桌哪里坐得下?

阿名和母亲赶紧同老闆商量,加了席位,在酒楼外边都还摆了几桌,最后坐了13桌才坐满。

有人给阿名母亲打招呼:「我家今天本来要去好几家哪,听说老林家娶媳妇,那几家让人帮忙带着钱去了,我带着全家人都过来了!」

梨桑村的人素来认为结婚这样的喜事,应该一家人都来,这样新郎新娘以后才能圆圆满满,和和美美。

阿名在外多年,他以为大家都那幺忙,结婚时间又不是选在过年,谁会为了他这样一个穷小子特意带着全家人来呢?所以,他和母亲,每家只算了一个人。

但那天来的人,多是一家人赶来,还有的为了圆圆满满,连刚满月的孙子都抱来了。

村里穷小子结婚,只摆五桌却来了一百多人,看到账单时,他泪流满

03

结婚那天很是热闹,有孩子绕着他们跑,一边跑一边笑,又追逐到另外一边去了。有长辈喝多了酒,告诉阿名以后如何做一个好老公。

却又被自家媳妇拉走了:「自己都没做好,还好意思来教别人。」阿名跟着笑,他原本以为,他结婚是很冷清的。

好不容易忙完了一切,阿名去找阿太结账,就是酒店的老闆。待看到账单时,阿名却傻了眼,阿太这分明收的是五桌的钱啊?

阿名笑他:「阿太,后来加了八桌,这个数字不对,你莫不是喝多了?」

阿太看了他一眼:「那八桌,我请了。」

阿名以为阿太果然是喝多了酒,开始胡说八道了,便说:「你在镇上开酒楼,生意比不得城里,大家挣钱都不容易,怎幺能让你亏这幺多呢?」

阿太继续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亏不亏的事。」

阿太说:「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有一次去上学,要住校一个星期,母亲说家里没钱了,就不给我钱了。她给我装了很少的米和很多的鹹菜,我要吃一个星期的。」

阿名不知道他要说什幺,看着他。他继续道:「背的东西太重了,我那时个子小,一边走一边哭,半路碰到了老林,他听说后,给了我八块八毛钱。」

「那钱我省着用了一个月,会记一辈子。」他说。「老林是个好人,所以村里人都念着他的好,你结婚,大家都回来了。」老林就是阿名的父亲。

阿太说完喝了一口酒,而阿名悄悄掉了一滴泪。

晚上,阿名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已是大人模样。他和一群孩子用木棍扮孙悟空,一路笑着从村头追到了村尾。

醒来清泪两行。其实梨桑村没有变,它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自己啊,早变了。

  


上一篇:
下一篇: